_青昙_

◐有娀未抵瀛洲遠,青雀如何鸩鳥媒◐

《妄言之绊》(鸣佐abo/51)

第五十一章
佐助也许并不曾想到,他的婚礼被搞得居然如此“精彩纷呈”。婚礼的具体细节是由专业的团队策划的,据说他们曾经策划过帝国辉夜公主的婚礼,所以这一点无需佐助和鸣人亲自费神费力。
这天清早,宇智波家族的直升机队就载着社会各界的宾客和自家的亲友来到了家族名下一座度假小岛。平时这座小岛专做一些休闲旅游业务,当然近一个月由于要筹备佐助的婚礼,所以不再开放。
海岛因为这片海域多海豚而闻名,在天气晴好的时候,人们常常站在沙滩上就可以看到海豚纷纷跃出海面,溅起一朵朵盛开的水花。
岛上还有一个海底水晶宫,大海和游鱼是它的天花板,四周空心的玻璃支柱里不时有五色的鱼游过,鸣人曾经调侃佐助,说在这里结婚简直像娶了人鱼公主一样。
穿过这个浅海处的海底隧道,人们身在其中,就如同游走在深海世界,而隧道尽头的礼堂,就是婚礼正式举行的地方。
尽管是在水底,但由于是浅海处日光充足,最上面的玻璃又做了特殊的折光处理,所以不必点太多的灯,海水映照下来的波纹也在白色的地板上静静的流淌。
作为宴会的主角,鸣人和佐助穿着同一款式的白色礼服,虽说风格是一样的,但是细看礼服上细节的设计却是对称的。两个人一样的年轻,却一个气宇轩昂,一个容姿端丽,如此华装丽服站在一处,犹如一对璧人。
鸣人挽着佐助的手,他觉得这是他一生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娶到了想共度一生的人,离未来的梦想也越来越近,于是也越发的意气风发。两个人微笑着和往来的宾客致意,一起接受着人们对自己新婚的祝福。
当佐助看到带土向自己走过来时,他不由自主的收起了微笑,一张冰山似的脸横眉冷对。他觉得自己也许之前真的因为仇恨而乱了心神,竟然默认了带土利用自己的婚礼做手脚来报复这个国家。佐助不喜欢带土处处是心机,可他的内心也认为这是一次良机。
敏感不是只有女人才有,由于带土的话十分里总要掺上七分算计,所以佐助不得不谨慎提防着他。
“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佐助虽然不笑了,但是带土却笑起来,而且笑得真诚灿烂、明媚如夏,还丝毫没有长辈架子的朝着佐助挤了挤眼。
佐助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鸣人的手,鸣人察觉到手上的力度,他侧过头去看佐助,发现对方正面无表情。
“是不是累了?”
鸣人理所当然的觉得佐助不喜欢这种人多热闹的场合,于是很体贴的搂住佐助的肩膀,让他微微靠着自己借一些力。
“嗯。”
佐助也不愿多解释,既然鸣人体贴,他也乐得能休息片刻。
军方alpha的婚礼仪式从来都是简单大方的,并没有太多拖沓的环节,偏巧宇智波也是一个行事作风利落的家族,于是两家不谋而合,尽管用度奢华,可仪式却是干脆利落的。
鸣人和佐助两个人携手同行,走到礼堂最前方,为他们证婚的人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大筒木羽衣,他是个与军方和宇智波都联系十分密切的人。宇智波敬重他,军方也对他十分爱戴。曾经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婚礼也是由他所主持。因此,有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证婚人,两方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信服的。只听大筒木羽衣被搀扶着走到话筒前,庄重道:
“我曾经有幸亲自见证过他们年长一辈人的婚礼,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人,他们各自在自己的领域都是出类拔萃的,如今两人的感情也是琴瑟和鸣。”
听完这段话,佐助不由得望向了坐在下面的斑,只见他神色庄重的点了点头,脸上却是带着发自内心的柔和。斑虽然没有和千手柱间同坐一处,只是在两人遥遥相望的眼神中,佐助也能读出其中的情谊,因为那是鸣人看他时也会有的目光。未来的变革谁都不能准确的预测,但是这一瞬间是永恒定格的,是在彼此记忆中不会磨灭的一段深情。又听大筒木羽衣继续道:
“如今,他们优秀的后辈也站在这里,犹如时光将我带到了十五年前,让我看到了两个家族的年轻人又一次因为神圣的爱情而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愿爱的青鸟眷顾你们,携手一生,白首不离。”
在一片雷动的掌声中,大筒木羽衣牵起两位新人的手,将他们的距离拉进,先向鸣人问道:
“请问漩涡鸣人先生,你愿意与宇智波佐助先生结为连理,无论何时都对他不离不弃么?”
鸣人看着佐助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心中是止不住的笑意,他回答道:
“我愿意。”
大筒木羽衣又转向佐助问道:
“请问宇智波佐助先生,你愿意成为漩涡鸣人先生的归宿,毕生珍爱他么?”
佐助看着鸣人的笑眼,脸上也被感染了笑意,他的声音十分轻柔却又掷地有声:
“我愿意。”
两人互相为对方在无名指处戴上结婚戒指,意在同舟共济,互为彼此的牵绊。
随着鸣人和佐助一个深情的亲吻,婚礼的仪式也算落下帷幕。

评论(2)
热度(80)
  1. 琉歌_青昙_ 转载了此文字

© _青昙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