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青昙_

◐有娀未抵瀛洲遠,青雀如何鸩鳥媒◐

《中东迷情》(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鸣佐##中东迷情# 829
一路上,鸣人思索良多,然而终究没想出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家族的大局不能不顾,佐助也是断然不能辜负的,姑且当它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顺其自然好了。鸣人坐上车,揣着满怀心事,回到了佐助的住处。
下午两点的日光照进屋子里,伦敦难得的好天气。鸣人回到家时发现,佐助正开着窗子透气,手里还握着把小提琴,对着乐谱用功。
于是他脱掉外套,从后面悄悄环抱住佐助,嗅了嗅佐助身上的味道。
“别闹,我正忙着呢!”
佐助没有空闲推开鸣人,只得用言语反抗一下。
“陶冶情操有什么好忙的,一本正经。”
“学校乐团的小提琴手突然病了,学长刚刚找我帮忙,这曲子我虽然以前练过,可是中间这一小节的谱子不见了,我一时间是想不起来了。”
“很急用?”
“明天就要表演了。”
鸣人看了一眼,原来是门德尔松的E小调协奏曲,鸣人大概在心中回想了一遍,便从身后握住佐助的双手开始演奏起缺失的章节。
鸣人蓝色的眼睛专注而认真,握着佐助的手拉出优美的音符。佐助只要微微侧过头,脖颈就能感受到鸣人温热的呼吸,一时间,也有些飘飘然。
“佐助,专心些。我们再重复一次这一节。”
那天下午,鸣人就一直陪着佐助练习“”,佐助很聪明,在最初的惊讶过后,按照鸣人指导,很快就将曲子练好了。
“你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佐助承认,鸣人今天让他觉得很惊喜。此前,他一直觉得商人都是急功近利的,没想到鸣人竟然能和他琴瑟和鸣。
然而鸣人确实有商人或者政治家的一面,但大家族从小的教育绝不是单一的,这也是鸣佐两人在成长模式中的相近之处。
“佐助,你这么优秀,我难道不是应该配的上你才对么?”
第二天,佐助的演出是十分成功的,下了舞台就有大批的人送花和礼物,让鸣人第一次感觉到了情敌汹涌。
于是鸣人在大剧场门外的花店,承包了全店的玫瑰。一千多朵红玫瑰,由七八个人一起抬进去,甚是吸引人的注意,万众聚焦鸣人。
剧场寂静了片刻,便有人高呼“求婚,求婚,求婚”。鸣人听到也是一愣,本是一时心性,只想出次风头,并没打算仓促求婚。
然而气氛使人沉醉,上千朵玫瑰的香气都是恋爱的味道。佐助也是始料不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在鸣人喊出“我爱你”之后,转身回了后台。
众人更加兴奋了,不愧是高贵冷艳的佐助君,不被世俗的求婚法所诱惑,于是互相宽慰“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有机会!”
后台,一个安静的隔间里,是佐助的更衣室,脱掉一身白色的燕尾服后,佐助一个人坐在小沙发上喝咖啡休息。
门被敲了三下,佐助以为是鸣人找来了,就慢吞吞的喝完咖啡才起来开门。
打开门后,先飘进来的是几缕黑色的长发,佐助被恶心了一跳,转而抬眼发现,原来是他的导师大蛇丸。
大蛇丸是极其喜爱这个学生的,喜爱的也十分变态,总是在佐助身边做一些耳鬓厮磨的事情,让佐助躲闪连连。
“教授有事?”
“没事,就是你的演出当然要看。”
佐助冷言冷语,但是对方依旧笑如阴冷的春风。
这时候鸣人也到了后台,寻着佐助的声就到了这边屋子,入眼就看见了个多余的变态长发男人。
两个人对视,一个像呲牙咧嘴要吃人的妖狐,一个像冷静阴狠的毒蛇,这样持续了快一分钟,两个人又都恢复了温和姿态,相互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佐助的动物学导师。”
“你好,我是佐助的未婚夫。”
#中东迷情•花絮#
今天没有鸣人的戏份,拍的是佐助和大蛇丸在更衣室的对手戏。趁着今天清闲,鸣人决定效仿剧中情节,给佐助来一次意想不到的告白。
鸣人想,再送玫瑰没意思,既然拍的是“中东”,那不妨就体现出沙漠风情好了。
于是到了下午,全剧组的人就看着鸣人差人搬进来的十二根两米高的仙人掌,寓意他和佐助相识十二年。
青导看了看脸色发黑的佐助,点评了一下:
“漩涡老师这求婚法似乎略显花俏。”

评论(2)
热度(32)

© _青昙_ | Powered by LOFTER